隔世经年 连载中

隔世经年

【他还唱着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,他还穿着那件花影重叠的衣,醉在梦里不肯睡去。】

把你开心的不开心的都说给我听听吧。我不会记下来,我们把故事揉碎酿在酒里,埋在土里。听过了,就过去了,第二天你是你的,我是我的,我们就此分别。但愿隔世经年后,我们的故事能芬芳成一坛云仙纵。

“我对他不知所措,他在长安的街头哭到崩溃,一边说‘我爱你’一边骑上骏马,飞赴边荒。”陆衿年微微垂下眼眸有遮住那流转的歉意,“爱上我这样的人,他眼光真是差劲。”而我是多想留住他。

风吹不起那已经坚硬如铁的旌旗,边塞大雪,东方即墨喝着云仙纵,看那山河阔绰,看那匈奴来犯,看那满地枯草,看那男儿马革裹尸征战不归。云仙纵从城墙坠落,清甜甘冽的美酒沉醉了斑驳城墙下的枯草,缓慢又温柔邀请它们共舞。

“兄弟们,这是最后一仗了,若赢了我们就荣归故里,若输了...”东方即墨扛着长枪,唇角露出一丝悲凉的笑意,“若输了,那就输了。”

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书友推荐榜

热门人气榜

好看的小说专题